注冊

雷軍已過萬重山


來源:中國企業家雜志

在不惑之年創立小米的雷軍,是眾所周知的IT老革命,他已跨過金山,正在踐行自己的長征之路。

雷軍。攝影:史小兵

文| 《中國企業家》記者梁睿瑤

編輯| 尹一杰

2009年,北京盤古大觀的咖啡館里,有兩個人如比賽一般,從自己包里掏出各式各樣的手機,擺了一桌子,惹得旁人矚目,服務員甚至問:“你們是賣手機的嗎?”

這兩個人是雷軍和林斌。

那時候,離職金山的雷軍當著天使投資人,林斌還在谷歌,負責谷歌在中國的移動搜索與服務的業務。兩人因商業合作相識,卻在手機、移動互聯網話題上相談甚歡,常常單獨相約,從晚上八點聊到凌晨兩三點。

iPhone引發的全球搶購潮刺激了雷軍,他開始琢磨怎么做手機。與林斌一拍即合后,兩人從硬件、手機系統、供應鏈等領域陸續找到其他合伙人。2010年,筷子兄弟的《老男孩》響遍大街小巷,七個40多歲的老男人齊聚北京銀谷大廈,干了一鍋小米粥。小米誕生了。

作為一個《毛澤東選集》的忠實讀者,雷軍曾想為產品命名“紅星手機”,雖然后來定下“小米”,小米吉祥物米兔卻戴著雷鋒帽、紅領巾,一顆紅星在心中。

奮戰八年,雷軍帶著小米再次站在港交所大廳,相比第一次敲鑼,他眉眼間舒展了不少。上市后第一件事,9月13日,雷軍發出內部信,宣布組織架構大調整,設立了組織部、參謀部,召回一線的高管負責,作為“大腦”協助公司人事與戰略事務。

在中國互聯網公司,組織部并不是新鮮詞,阿里巴巴、華為都有設置,阿里的人力資源系統甚至照搬紅軍的“政委”系統。無獨有偶,馬云和任正非都是《毛選》的忠實讀者。

在不惑之年創立小米的雷軍,是眾所周知的IT老革命,他已跨過金山,正在踐行自己的長征之路。

米粥軍團今何在

2018年7月9日,小米成為港交所首家同股不同權上市的公司,上市現場高朋滿座,而當年同喝一鍋粥的七人團,如今只剩五人還在小米任職。

當年,雷軍與林斌決定創業后,林斌推薦了在微軟任中國工程院開發總監的好友黃江吉,和在谷歌的下屬洪鋒,雷軍拉來了金山的老拍檔黎萬強,從摩托羅拉請來硬件專家周光平。對于已經在工業設計領域功成名就的劉德,雷軍壓根沒有信心能請得動,所幸洪鋒妻子與劉德妻子是好友,于是牽線成功。

經歷“八年抗戰”,七人團命運各不相同。在最新的人事調整中,聯合創始人、高級副總裁劉德和王川脫離具體業務,分別掌管新設的集團組織部和集團參謀部。劉德將擔任集團組織部部長,負責中高層管理干部的聘用、升遷、培訓和考核激勵等,以及各個部門的組織結構設計和編制審批;王川則擔任集團參謀部參謀長,協助CEO制定集團的發展戰略,并督導各個業務部門的戰略執行。兩人均向雷軍匯報。

同時,高級副總裁洪鋒任小米金融董事長兼CEO,閉關歸來的黎萬強依然任品牌戰略官。

此前,劉德負責小米的生態鏈業務,為小米在IoT領域廣泛布局鋪開了棋盤。最新財報顯示,截至2018年第二季度,小米已經投資了100家生態鏈公司,其中,華米科技在2月先于小米赴美上市,8月,另一家生態鏈公司云米科技緊跟華米腳步上市。

王川原本掌管的小米電視猶如黑馬。財報顯示,第二季度小米智能電視全球銷量同比增長超過350%,目前海外市場打入了印度和印尼。

一度讓外界詫異的是,七人團中的黃江吉和周光平卻在上市之前黯然離場。

2018年4月,小米提交IPO申請前夕,雷軍發布內部信宣布,黃江吉和周光平辭去公司職務。外界猜測,黃江吉的離去與其負責的米聊業務發展不起來有關,周光平則早在2016年就從研發和供應鏈業務上被撤換。

2015年,小米經歷了一個膽戰心驚的“雙十一”,到了2016年春天,小米第一次面臨業績不及預期,銷量僅5541萬臺,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:缺貨。

周光平負責的研發和供應鏈在關鍵時刻掉了鏈子。研發上,錯過了指紋識別的先機,新機紅米Note3口碑不佳;與供應商關系惡化,導致小米5嚴重延期,原本2015年下半年推出卻趕不上當年“雙十一”,無奈之下,小米用舊機型打折促銷,才達到了銷售額目標,慶功大會上雷軍的笑容很勉強。

2016年,是小米的谷底之年,周光平調任首席科學家,雷軍親自接管手機研發和供應鏈,直到2017年“雙十一”大戰告捷后,才將手機大任交給林斌。

林斌。攝影:鄧攀

順勢而為

“人靠譜比什么都重要。”這是雷軍創辦小米之前,在投資人生涯得出的結論,這讓他對于小米的人事變動能果斷決定。

大學時代,雷軍看完《硅谷之火》,激動得走了好幾圈操場,他選擇軟件業并堅持下來,有興趣在里面,也有一股產業報國的熱情。

在風口上,豬也能飛。雷軍說過這樣的話,卻總是錯過風口。1989年,還是學生的雷軍,與同學合作創辦殺毒軟件“免疫90”,發展勢頭不錯,雷軍還被湖北省公安部門請去講課。但是,當業內的“華星防病毒卡”上市后,雷軍覺得攻占市場無望,便放棄了“免疫90”的升級服務。

“時隔這么多年,我才知道別人做出來了,并不意味著自己不能做。”錯過機會的雷軍很后悔。

1991年,走出校園的雷軍見到了“WPS之父”求伯君,在他的邀請下加入金山,雷軍人生碰到第一個轉折點。在金山,雷軍從22歲干到了38歲,兼任CEO、總裁和CTO,真正奉獻了黃金時代。

在用戶眼里,與微軟抗衡的WPS背負著民族軟件的期望,但微軟采取的盜版入侵策略,打得WPS毫無還手之力。雷軍選擇了“游擊戰”突圍,他從電腦入門類軟件入手,于1996年底推出一系列小產品,如“中關村啟示錄”、“中國民航”和“抗日—地雷戰”等等。

雷軍曾對《中國企業家》表示,面臨微軟盜版,金山必須得多元化,堅持WPS的同時,還要打游擊戰,以戰養戰。“游擊戰”的理論實踐,也為后來小米崛起提供了經驗。

在金山,雷軍經歷了八年“抗戰”上市,個中艱辛外人難以體會。金山上市之后,人人都發現雷軍瘦了很多。據雷軍助理透露,他的襯衣從41碼變成了38碼。

身心疲憊的雷軍在金山上市之后,選擇了離開。令他疲憊的原因,也有工作中的理念沖突,雷軍是一個完美主義、理想主義,而手下的人卻要求設置現實的激勵機制。當局者迷,旁觀者清,離職后的雷軍終于懂得,別人的要求是合理的,做事要“遵從人欲,廣結善緣”,2010年,他把這個心得寫在了微博上。

那條反思40歲前商業人生的微博上,雷軍還寫了一條:“順勢而為,不要做逆天的事情。”他發現,自己只要順勢、認命,似乎就能風生水起,過去逆天而為只不過是犯軸。

到群眾中去

一改苦大仇深的形象,雷軍創辦小米時,正好踩中了移動互聯網風口。

小米出現時,國內手機市場還是傳統公司的天下。雷軍不急著造手機,先號召大家寫代碼,因為小米要做一家互聯網公司。2010年8月16日,小米發布了一款安卓手機操作系統MIUI。

最初,MIUI只有100個用戶,雷軍把他們的名字全部寫到了系統啟動動畫里,團隊還加了他們的通訊錄,這批人可以說是最初的米粉。很快,MIUI用戶數達到了1500萬。

“團結一切可團結的力量”、“農村包圍城市”等等,這些耳熟能詳的語錄,《毛選》書迷雷軍可謂貫徹到位。一名小米員工告訴《中國企業家》,雷軍平時到公司開會,有空就會吃員工食堂,忙起來就吃盒飯,穿衣風格是不變的襯衣搭配牛仔褲。

不管問及哪個部門的小米員工,他們大多都認為,雷軍在公司是自帶光環的,這種形象打造在米粉群體中也很成功。

英語不好的企業家當不了好歌手。雷軍在印度發布會上的中式英語被制作成惡搞歌曲《Are You OK?》,在B站上流行一時,雷軍與小米抓住這個梗,上綜藝、錄制B站視頻,配合了好幾波產品宣傳。在9月20日小米8青春版發布會上,雷軍沒有出席,但是新機播放的問候語第一句仍是他的:“Are You OK?”

走入群眾之外,《毛選》里還有一句,必須給人民以看得見的物質福利。

小米上市前夕,雷軍在自己母校召開的發布會上透露,4月23日,小米董事會決定,每年整體硬件業務,(包括手機及IoT和生活消費產品)的綜合稅后凈利率不超過5%。如超過,他們將把超過5%的部分用合理的方式返還給小米用戶。

凈利潤5%的確遠低于中國手機行業平均值10%,被稱作“腎機”的蘋果凈利潤達到約35%。

雷軍曾對《中國企業家》表態:“小米永生永世不會以利潤為中心,都會以米粉、用戶為中心。在小米被質疑的那個時間點,所有人都希望我們賣得貴一點,認為賣得這么便宜,拿出去丟人。不能說我們內部沒有一絲動搖,但是我從來沒有。”

小米高調宣布低凈利潤,旨在突出自己的“硬件+互聯網+新零售”業務組合,強調自己是互聯網公司而非簡單的硬件公司,即使硬件凈利潤低,還有互聯網業務。

新人上位

高性價比是一把雙刃劍。雷軍2017年接受《中國企業家》訪問時稱,小米近兩年遇到的問題,一是渠道增長緩慢,另一個便是高性價比商業模式的不適用。拓展電商和線下渠道似乎是第二個難題的解決方案。

在最新人事變動中,公司副總裁汪凌鳴接替林斌,任銷售與服務部總經理。這名“空降兵”在2017年上半年加入小米,渠道拓展成績顯著,深受雷軍賞識。這次調整中,小米原市場部(除公關團隊)、銷售與服務部的電商市場組和新媒體組組成銷售與服務部市場部,集團內部成長起來的新人梁峰為總經理,向汪凌鳴匯報。汪凌鳴手中掌握了開拓前線的整支隊伍。

汪凌鳴、梁峰均為30多歲的“少壯派”,這次調整的重點互聯網業務與生態鏈分為10個部門,新上任的部門總經理也多為80后,平均年齡38.5歲。

“沒有老兵,沒有傳承;沒有新軍,沒有未來。”53歲的雷軍在內部信里寫道。這次調整被外界視為未雨綢繆的新老交替。

9月10日教師節,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云宣布退休,選擇集團CEO張勇接任,國內互聯網公司的接班問題被放上前臺。關于接班人,百度努力過,但“太子”李明遠已成為歷史;京東努力證明沒有劉強東,京東也能照常運營,但并不能掩飾“京東沒有二號人物”的窘境。

10個新部門實行扁平化管理,并呈現年輕化,直接向雷軍匯報,無疑是適合的人才發掘、鍛煉和儲備平臺。小米海外項目經理Henry向《中國企業家》透露,小米是典型的組織架構網格化,對平臺的系統協調及作戰能力要求高,一切以提高工作效率為主。

雷軍在接受“鵬友說”采訪時表示,將新設的組織部、參謀部比作大腦,年輕的新人部門比作肌肉力量。他認為,小米如果要成為萬億營收的公司,必須把經驗豐富的核心高管留在總部“大腦”,這個大腦不能只有他一人。

“大腦強了,你還要保持持續的肌肉力量。必須把一線業務陣地交給年輕人,讓年輕人像創業初期一樣涌現出來建功立業,必須不斷有新鮮血液融入,這樣才能有人才梯隊交接的長效機制。”雷軍在采訪中表示,組織架構調整將會是一個長期進行的過程。

  • 好文
  • 欽佩
  • 喜歡
  • 淚奔
  • 可愛
  • 思考

泡泡直播

鳳凰網科技官方微信

泡泡直播

X 泡泡直播

泡泡直播

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
分享到:
577777港京聊天室现场开奖_577777港京聊天室现场开奖|官网